0yko0人氣都市小說 仙宮 ptt-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唯一之法展示-xjtp7

Home / 仙俠小說 / 0yko0人氣都市小說 仙宮 ptt-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唯一之法展示-xjtp7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覆盖整座众神墓地,难道是离开的路?”卫长康苍老浑浊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精光来,其言语之中竟是有一些期待。
叶天能感觉到那股波动应该只是范围无比广阔,其中蕴含着的能量其实并不强烈,甚至也不足以杀死修为稍微强一些的修士,应该不是什么破坏性的阵法。
如此判断,还真的有可能是会打开一条离开的道路,只是一切都还需要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随着时间的退役,天上的红色星星散发出的光芒越来越强烈。
这时叶天感觉到大地之中的那道波动突然往上,欲要冲出地面。
果然,其中最近的一处波动,就在数里之外。那里是……一座大型巨石宫殿!
在进入这众神墓地之后,叶天看到了很多宫殿,这些宫殿看似形态各异,但都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
这大多数宫殿之中,都是堆满了枯骨。只有偶尔几座宫殿其中空空如野。比如所有的宫殿之中,什么花纹雕刻都没有,只有在中心地面的位置,有一个十分相似的神秘符文。
叶天一直没有看懂这些宫殿的用处,通过其中数量巨大的枯骨,叶天猜测或许是用来大规模杀人祭祀,但是在众神墓地之中也拥有众多的祭坛,那些祭坛上就没有枯骨。
没有道理祭坛不是用来祭祀,反而是那些宫殿,这一点也解释不通。
但是此时,当大地之中快速蔓延的神秘波动突然从巨型大殿的位置破开大地冲出来的时候,那大殿,突然变成了红色,仿佛雕刻大殿的材料从岩石瞬间变成了一块无以轮比的巨大红宝石,隐隐透明。
从半透明之中,人们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大殿中心地面位置处的神秘符文。
此时那些符文赈灾爆发出极为强烈的红色光芒,在宫殿之中汇聚成了一道数十丈粗的红色光束,瞬间穿透了大殿的顶端,冲天而起!
这是距离叶天等人最近的一处宫殿,他们看到了细节。
而显然,这些宫殿的变化正在几乎是整个众神墓地之中发生。
在众人的视野之内,仿佛突然刺出了无数条红线,这些红线随着距离的远近,有粗有细,它们都是一端连着大地,一端快速拔高,向着天空飞去!
天上的红色星星这一刻突然也发怒了,每一颗星星都释放出了血红色的光束,和最低端的每一座宫殿释放出来的红色光束对撞在一起!
两者一对接,人们就发现,那星星散发出的红色光束和宫殿之上刺出来的光束虽然同为红色,但还是有着本质的差别。
星星散发出来的血红之中是极为清澈纯净的血红,但那些宫殿之上刺出来的血红,其中有些淡淡的黑雾缭绕。
两者对接在一起,出现了一条清晰的界线,泾渭分明。
这一刻,几乎所有在众神墓地中的修士,都看到了一副无比震撼的画面。
天上的宫殿和地上的星星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每一条血红色的光束都是一条发着光的红色细线,这些细线林立在一起,在整座天幕之上,仿佛是编织出了一片红色的雨幕。
————
叶天等人看着,每一个人的瞳孔里面都闪烁着红色的光芒,在映照之下,每一个人,包括他们脚下的大地,周围的山川河流,花草树木,所有建筑,都被倒映上了一层红色的光雾!
在这片红色的光束‘雨幕’之中,方才那座被打开的神之墓穴悄然消散,也不知晓打开那座墓穴并进入其中的修士们是死是活。
在这个时候,永恒缭绕在罪恶之渊空中的‘鬼泣’之声音量突然增大了许多,许多灵魂稍弱的修士都是感觉灵魂刺痛,下意识的就想要捂住耳朵,但是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这种动作完全是无济于事。
眼前林立的无数条血红色光束其实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几乎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星星之上散发出来的光束就将缭绕着黑雾的光束压制了下来!
所有的清澈透明的血红色光束快速往下,仿佛流星坠落!
几乎是顷刻间,漫天的血红色细线就明显变得更红更淡了一个度。
那是所有缭绕着黑雾的光束都已经被压回了大殿之中。
红宝石一般的巨石宫殿开始迅速变得暗淡,红色瞬息之间消退,这些宫殿转眼之间,又变回了方才的样子。
下一刻,仿佛漫天的红色星辰都调转了一个方向,所有的红色光束都指向远处一个点,汇聚在一起!
就仿佛等待了很久的舞台,期盼已久,名满天下的角色终于登场,所有的看客瞬间将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
而此时,漫天星辰聚焦的位置,是一道极为粗大的缭绕着黑色雾气的血红色光柱。
地上的宫殿看着漫天高高在上的星辰,突然生出了想要挑战的想法,于是便发射出了那条光束,直冲天穹,想要挑战星辰的威严。
但那些星辰只是轻轻施为,便将其余所有宫殿想要染指天空的想法残酷镇压。
正当那些星星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之时,突然发现竟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有一座最为强大的宫殿并没有被镇压,它还在坚挺着。
于是所有的星辰都怒了,它们将威能汇聚在了一起,想要不留余地的抹平这个挑战者。
是的,此时呈当下眼前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而在叶天,卫长康一行人,还有此时分散在众神墓地的所有修士们的目光汇聚之下,那道缭绕黑雾的血红色光柱竟然硬撑了下来!
随着双方的拉锯战持续,一种极为缥缈久远的气息缓缓的从那些光柱交锋的位置弥漫了出来!
几乎所有的修士在感知到这道气息的时候,都是眼前瞬间一亮。
叶天这一行人中,黄道华是最先带着激动和惊讶,叫出来的:
“仙气!”
“竟然是仙气!”
其他的修士们也反应了过来,眼中皆是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叶天自然也感知到了,而且他的感知应该是在场众人最为深刻的。
这的确是最为纯正的仙气!
叶天不禁缓缓的呢喃道:“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被打开了!”
包括黄道华在内的几名对仙道传承极为渴求的修士已经开始一马当先,不管不顾的向着那里冲了过去。
“能够弥漫如此大范围的仙气,一定是传说中的仙道传承!”
“没错了,如果这都是不是仙道传承,那还有什么能称得上是?”
“而且当下已经是众神墓地快要关闭的时候,在这种最后关头出现的,一定是最为了不起的东西!”
人们压抑不住的兴奋。
卫长康也是脸上有着稍许的轻松,方才在说出如果不能离开罪恶之渊就要自尽的时候仿佛被紧紧冰冻的眉头也终于完全融化:
愛妃是只九尾貓
“看来应该是好兆头,就算不是那仙道传承,应该也是能离开的路,我们也抓紧时间过去吧!”
叶天点了点头,他也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暂时看来,其他人包括卫长康的想法也没什么问题,说道:“那就过去看看吧。”
由于那让人心动的诱惑在前,不光是黄道华卫长康他们这一行人,其他几乎是此时在众神墓地之中的所有修士,都是爆发出了他们能够拥有的最快速度,马不停蹄的向着那里汇聚而去。
而在赶路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发现天上星辰的光芒越来越强烈。那道缭绕着黑雾的红色光柱好像越来越抵抗不住。
但是从中散发出来那让人感觉神清气爽的气息,却越来越多,越来越浓烈。
叶天他们出发时的所在的位置距离那光柱偏远,众人一刻不停的赶路了三天三夜,终于算是靠近了。
在翻过一座庞大的山脉之后,远处的平原上,他们终于看到了那道唯一一道还存在光柱的巨型宫殿。
那座宫殿之上爆发出来的红色光芒之强盛,就像夏日午时的太阳一般耀眼。
甚至整座宫殿几乎都是被光芒快要淹没在里面,只能隐约露出一些边角,其余都是无法看清。
一道数百丈粗大的血红色光柱从宫殿中喷薄而出,顽强的和漫天星辰散发出来的光柱对抗着。
寧大佬的異世之路 余生風華
仿佛无穷无尽的仙气不断从那宫殿之中弥漫出来。
叶天等人赶到外围的时候,已经有许许多多的修士赶到了这里,都围在这宫殿的外围。
叶天粗略的一眼扫过去,竟然有数近千名修士!
这还是经过了残酷绝望的外围,和危机四伏的众神墓地之后,依然存活并来到这里的修士。
一只哥斯拉的时空之旅 旅行的土拨鼠
同时,依然还有修士在源源不断的赶来。
看到这一幕,叶天甚至能够想象到当初不知晓有多少修士,跋山涉水千里迢迢而来,在血月开始之后,进入了罪恶之渊。
在已经到来的这些修士之中,修为下从筑基期,上到问道期全部都有。
只不过这两者的数量都极少,返虚期和化神期的修士数量最多。分成了一个明显的过度,其中修为最高的修士,都在那红光大殿距离最近,修为越低的,都越往外围。
叶天这一行人,因为有西周神朝的身份,还有问道期的卫长康,还是震慑力的,虽然有一些人修士也有不服气,但卫长康只是稳重并不是怂,他将问道期的强大气势散开之后,很多修士就默默的退开了。
毕竟这罪恶之渊之中最大的机缘就在眼前,若是不收敛一些,可能不止是无法再有争夺仙道传承的能力,性命都有可能不保。
而且对方还是来自于西周神朝,整个东洲之上,最为顶尖的四个势力。
外围的修士纷纷给卫长康一行人让开了道路,众人跟着来到了最前面的位置。
江山裂 文龑
在最前方的,也是几名有着问道期强者的修士队伍。
看见西周神朝的卫长康一行人来到,那几名问道期强者都是纷纷上前和卫长康打招呼。
先前叶天和卫长康已经说好,这种抛头露脸的事情,都让卫长康来,而且卫长康身份地位都有,也最为方便。
叶天只是跟在队伍之中,默默的观察着。
在场的人中最高也就是问道期修为的强者,没有人能看透叶天的修为,但是人群之中,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就算修为看不透,也不会有人放在心上。
一会儿之后,通过卫长康和那几名问道期修士的行礼问候,叶天也都差不多将周围的这些人都认识了。
蘇若心
右手边紧邻的一行人来自于仙秦神朝,为首的是一名身穿黑袍的中年人,他的修为有问道初期。
左手边紧邻的,是玄赵神朝,为首的是一名身高将近一丈的光头巨汉,修为问道初期,在他的身后,背负着一把和他身体一样庞大的巨剑,远远看去都令人生畏。
因为此人的存在,其他势力的修士都是下意识的远离玄赵神朝的一行人。
也就是其余的三个神朝的人,完全不惧他们。
在玄赵神朝的另一边,靠着的就是来自古夏神朝的修士,他们的人数最少,但为首的那位穿着蓝色道袍的老者修为也几乎是全场最高,他已然是达到了问道中期。
通过观察叶天发现,果然如同先前卫长康所说,这古夏神朝的地位超然于其余的三大神朝之上。在场的修士,也都是隐隐一那位蓝袍老者为尊。
这也是和叶天前世产生的差距,在曾经的那个世界之中,并没有所谓的十大秘境的存在,四个神朝的实力极为均衡,并没有公认的谁强谁弱之说。
除了这四大神朝之外,还有几个实力极为顶尖的强大宗门,也有问道初期的修士存在。
“叶天道友!”
这个时候,突然从后面不远处有人在叫叶天。
叶天回头一看,竟然曾经见过的熟人。
他曾经在罪恶之渊的外围,救过的景恒。
叶天转过身来,向景恒微微抱拳:“别来无恙?”
景恒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急忙上前两步过来,说道:“竟然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你……”
说着,景恒看向了旁边的南雪意,也是抱拳行了一礼,南雪意微微点头致意。
“叶天道友果然是实力强悍,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竟然有人在受道黑雾伤势之后,还能躲过无穷无尽的妖兽追杀,穿过罪恶之渊耳朵外围,来到众神墓地的!”景恒的眼中充满了敬佩,还有一些羞愧:“当初叶天道友出手救了我们,我们却担心妖兽连累,没有和叶天道友同行……”
“运气足够好罢了,”叶天打断了景恒的话,摆了摆手说道:“道友完全不用多心,当初那种情况,我们也一度觉得自己走到了绝境,更何况你们也给了我们丹药,那些丹药也帮助了我们大忙。”
景恒点了点头,说道:“总之,我们都还活着,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顿了顿,景恒看了看叶天身后的那些人,有些好奇的问道:“我记得你们的宗门在仙秦神朝,为何会和西周神朝的在一起?”
叶天说道:“进入众神墓地之后一个巧合遇见的,便结伴同行。”
景恒点了点头,衷心说道:“像是叶天道友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的确也只有在这些神朝才能发挥出属于你的光彩。”
叶天微笑说道:“我记得你们长生宗也是属于西周神朝之宗门,你若是愿意,也可以与我们同行。”
景恒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
叶天便叫卫长康过来,卫长康自然是乐于见到此事发生,于景恒谈了一会之后,景恒便带着他们长生宗的人,加入了这里。
当初叶天救下的那名女性修士,也专门过来像叶天道谢,又是寒暄了几句。
不过景恒这会儿,却陷入了极大的震撼之中。
这还源于方才叶天叫卫长康过来说话的时候。
景恒发现对这位西周神朝的长老,问道期强者,叶天竟然是以一种非常随意轻松,甚至是隐隐有种颐气指使的态度。
景恒本来以为,叶天可能一方面是因为有些实力,一方面是运气好,才得意和西周神朝的一行人同行。
他万万没有想到,那西周神朝的带队之人,在叶天的面前却是抱着一种极为恭敬的态度,甚至是言听计从。虽然没有明显的显露,但其中的那种意味,景恒十分确定。
而且除了卫长康之外,景恒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中,也发现是在整个西周神朝这一行人之中,都对叶天抱有极大的尊敬。
一个人或许无法相信,两个人或许相信,但是一群人都是如此,景恒开始在心里觉得,他心里把叶天还是低估了。
……
叶天等人来到这里之后,又在原地等候了一天的时间。
这一天里,宫殿之上的那道光柱在和满天星辰的对抗之中,好像劣势更加的明显。
麻辣二叔
甚至在人们的眼里,有一种苦苦支撑的感觉。
但是此地在场的众多修士,对于这种情况完全不了解,人们似乎只能被动的等待。
而这样等待下去,可以预料的结果是这宫殿的光芒会被彻底压制住,到时候,按照先前那些光芒被压制的情况,眼前这座宫殿的光芒会完全消散,回重新变回那个死寂的岩石宫殿,再没有任何的办法。
莊親王福晉 紫狐血
若是这最后一座宫殿也死寂下去,那么这座众神墓地,又会变回原来的模样,到时候仙道传承再去何处寻找,离开的办法又去何处寻找?
隐隐之中,这座宫殿,仿佛成为了所有还存活着的修士,唯一的支柱。
在等待之中,这些修士们的议论声也一直在持续。
长生谣 悠悠帝皇
渐渐的,议论声好像有开始统一起来的趋势。
又过了一天之后,那仙秦神朝的问道期强者,黑袍中年终于站到了最前方。
“诸位道友,吾乃仙秦神朝,江元,众人请听我一言!”
江元的声音在修为的催动之下,犹如洪钟,在宫殿前偌大的空地之上回响。
江元来自仙秦神朝,身份背景足够,修为问道期,实力也足够,因此他开口之后,在场的修士们还是原因听从的,持续不断的议论声渐渐停歇,安静了下来。
等待了片刻之后,见所有的修士都注意了过来,江元轻轻向着四周颔首,继续说道:
“距离罪血月结束的时间,已经只剩下三天,若是接下来这三天我们再没有找到离开此地之办法,那么众人就只能等死!”
“而寻找出路,似乎除了进入危险的墓穴赌上性命之外,只有眼前这座宫殿,还存在一些未知的变数。”
“余存的时间极短,先不说能够找到神之墓穴,就算是找到,进入其中,时间流速会加快,三天的时间,在里面只有一个多时辰而已,进入墓穴这条路,已经完全行不通。”
“可以说,眼下我们在场的所有修士的命运,几乎都是和这座宫殿系于一身。”
“若是这座的宫殿的光芒被压制消散,变回那个岩石宫殿,那我们所有人,唯有等死!”
下面一名返虚境修为的修士忍不住大声说道:
“这些事情我等明白,众人当下最想要知晓是,我们还有何挽回办法?”
此人的话得到了在场许多人的附和。
“可能是命不该绝,我恰好知晓一个办法。”江元点了点头说道。
很多修士都是精神一振,急切询问。
“我们来到在这宫殿外围已经有数天的时间,好像从未有人敢进入这宫殿之中?”江元将这些嘈杂声压了下去,环顾四周,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