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duq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笔趣-第1249章 嬰語看書-y4ud0

Home / 其他小說 / tbduq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笔趣-第1249章 嬰語看書-y4ud0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他们意识到他这么称呼小莉莉丝是不对的,但却没有深究其中不对透露了什么问题。
“小莉莉丝大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都不会和我们这些贵族家庭出身的孩子结婚。她本人出身也比较尴尬,不出意外的话会下嫁给大明哥你这样出身良好但家族关系又不至于错综复杂的青年。
我是没有机会了,大明哥如果想要和皇室搭上关系,倒是可以考虑一下这个选项。听说小莉莉丝大人脾气极好,长得也很漂亮。”
阿里克斯好心地提醒凤山如果真的想要追求小莉莉丝,接下来十年可以选择参加什么活动,借以增加和小莉莉丝见面的概率。
“多谢。我已经有婚约在身,小莉莉丝大人再好,也与我无缘啊。”
凤山第一时间发现了称呼的迥异,不动声色地改了过来。
阿里克斯下意识问道,“是哪家的小姐?”
小菲尔德给他泼冷水,“说了你能知道?”
“不知道就不能问问?准备什么时候结婚?摆酒的时候我们几个也跟着姚立阳去凑凑热闹?当然,份子钱少不了,我出手肯定不会让大明哥你在嫂子面前掉面子。”
————
“你这炫耀自己家有钱的方式可这特别。”
阿里克斯不以为意,“我家本来就钱多,帝国人尽皆知。”
小菲尔德闻言终于受不了地翻了一个白眼,“不单只帝国人尽皆知,恐怕联邦和混乱星域都家喻户晓。”
阿里克斯反驳道,“大明哥就不知道。”
小菲尔德反唇相讥,“说明你家还不够有钱。”
勢不可擋,BOSS空降突襲
凤山这一次很快就补上了漏洞。
“我知道你家有钱,但我不知道你所有家庭成员的名字叫什么。要是你不自报家门,我也不知道你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老实说,我们小星球出来的人,对于稍微大一些的星球都不太了解,更何况中央星域的人家。要不是因为你们这样的家族就像皇室一样熠熠生辉,很多消息都有公开,我更无从了解。”
他的解释打消了两人随后的怀疑。
对于偏僻星球而言,对于中央星域的很多消息的确不会太过关注,哪怕关注,多半也是全帝国性的重大消息,要么就是名人名事。像他们这种还在上学的小屁孩,哪怕有些花边新闻之类的小道消息,不是特别关注的话都不会了解的。
“吃饱就睡真的好吗?小华姐不怕长胖?我家几个妹妹整天嚷嚷着要减肥,这个今天不吃饭,那个明天要吃药,天天吵着闹着也不见她们去进行正规运动减肥。”
我用外掛撩神探
陰靈鬼探
阿里克斯又想到了球球,“去我家做客的时候,我让太爷爷帮你们看看是什么品种。假若球球愿意留在我家,能不能帮忙说服小华姐割爱?”
凤山点点头,“没问题。只是她同不同意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这一点事先说明。”
“当然。我也不是真的要强人所难。只是球球真的挺对我胃口。想一想它的食量,就觉得这样的宠物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够养得起。我要是买来养,可不就让人知道我家的确是有钱嘛。”
阿里克斯这话听不出来是炫耀还是自黑,反正小菲尔德已经放弃去说服他少说钱钱钱了。
“你们常回家?”
“我住宿,每个月会回自己家一次,偶尔回小家,偶尔回本家。反正都在一个星球上,去哪都差不多。”
阿里克斯所说的小家指的是他们一家人目前的住所,本家则是族人聚集的地方。
小菲尔德却不一样,“我也基本都住在学校里面,但在学校外面也有单独住所,偶尔家族里的人会过来看我。”
菲尔德本家在塔姆尔星,只有有重大事情的时候他才会立刻回去,一般情况是一年回去一次祭祖,特殊情况不限次数。长辈们不太喜欢他回去的概率太频繁,说年轻人就应该到外面走走看看,多长长见识,总是恋家往家跑的家伙往往没出息。
“我看是因为你这人不讨喜,所以长辈们才巴不得你不回家,省得看到你就心烦。”
“我可比你讨喜多了。就算不是人见人爱,那也是花见花开。”
“虽然你人不怎么样,但菲尔德家族的花还真是养得特别好。”
两人的对话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谁家的谁擅长养花,养的都是什么花,什么花更好看更有经济价值艺术价值,林林种种,不一而足。
凤山却若有所思。
鬼域聯盟 DragonDash
尸王神杖
原本想要打消去他们家做客的,现在看来倒是值得冒险,就是不知道少主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异样从小世界出来……
被他念叨着的凤殊此刻正在时光树下打滚。
梦梦和鸿蒙都绕着她团团转。
“小绿,给她再喂点绿髓。”
“不行。一次性喂太多可能会适得其反。小姐现在体温很高,我们不能贸然行事。”小绿此刻正漂浮在半空中,俯瞰着凤殊,发现她的皮肤都透露出了诡异的火红色。
梦梦现在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要不将她丢河里去?她这样真的会被热死的。”
听见它的话,鸿蒙立刻上前去搬动凤殊,然而还没有靠近,就像之前无数次尝试那样,被凤殊身体里突然冒出来的火焰击退。
越前龙马你别想逃 欣欣STAR
“别靠近她。你找死啊?”
梦梦用力拍飞了鸿蒙,气急败坏,“就算要搬也不能直接接触她的身体。”
“别自乱阵脚。事情还不到最坏的程度。小姐还有意识,并没有晕过去,这是好事。我们只要隔一段时间就给她喂绿髓就好。小火突然这么做,肯定跟剑童的变化有关。”
小绿还算镇定,哪怕它此刻也害怕小火会暴走,直接烧毁它的本体。但不管怎么说,情况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候。
我的房客有點怪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怎么就和这家伙结契了?隔三差五就要弄一出莫名其妙的事情来,偏偏还让人无从下手,只能够在边上看着她干着急。”
梦梦怕鸿蒙再次心急上前,呵斥它去看好孩子。尽管更加担心凤殊,但尝试了这么久也束手无策,鸿蒙多少有些垂头丧气,便老老实实地飞走了。
未免小火和剑童在凤殊体内暴乱引发周围环境发生动荡,刚一进来梦梦就吩咐云枕兽群带两个孩子转移阵地,离她越远越好。
“这样不是办法。”
“我知道不是办法,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一次性食用太多绿髓,她实力达不到那个层次,会引发精神力暴动,一旦精神力过于充盈,身体这个容器就会承受不了。虽然小姐意识清醒,但现在也没有能力控制两者之间的平衡,无法自主转化,到时候更麻烦。”
漢末的幸福生活
小绿当然不是舍不得绿髓。反正连它都属于凤殊,它产的东西自然也都归凤殊所有。问题是凤殊现在很难界定是属于哪种状态,它总觉得静观其变会比鲁莽行为更好。
梦梦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可是它性格上是更加偏向于攻击的,让它什么都不做干等着,本身就是一种煎熬。
“这里时间流速虽然慢一点,但和外界相比较起来,也已经过了几个月,她要是一直这样没完没了的,她出现异状的事情是瞒不过那几个小孩的。”
“凤山会处理。他如果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小姐也就没有办法倚重他了。”
“对,你不说我都快要忘记了,可以去问问凤山,让他联系君临,君临要是没事,凤殊肯定也没事。”
梦梦立刻就要离开去找凤山,可惜它压根就出不去。
“怎么一回事?”
“你现在才发现?之前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也曾经想要离开小世界去找你们,但根本就出不去,而且连声音也很难发出去。小姐应该能够感应到,但她一定不知道当时我真的是费了不少魂力才传达了一点点声音。”
小绿慢悠悠地飞到了梦梦头顶,安慰它稍安勿躁。
“我们出不去,以凤山个性肯定已经发现凤殊的不对劲了,这么久都没进来,说明他进不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之前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而且前不久我才问凤山是不是因为魂石的缘故,他才能够不需要经过凤殊同意,自由进出这里,他说大概是这个原因。现在这个变化说明魂石对凤殊也不管用了?”
“你别胡思乱想。魂石我不懂,但再神奇,也不如小姐本身神奇。
她看着是个普通人,可是她却能够让我们这些在常人眼里看来十分罕见的生物都聚集在她身边,这就是她的神奇之处。等这事结束了,我们再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好。
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时刻关注她的身体变化,别让她真的被小火烧坏脑子,否则识海一毁,这些年的努力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梦梦飞到了时光树的枝丫上。
“小绿,你也和小姐结契了,你魂契有衰弱的迹象吗?”
拒嫁豪門:慕少天價童養媳
“没有。”
“认真感应一下。”
“没有。”
小绿斩钉截铁地表示它和凤殊的结契依旧十分牢固。
“难道你和小姐的结契在松动?”
“没有。”
“那你在担心什么?你和她结的是主仆契约,危难之际你几乎等同于小姐的分身。你都没事,小姐很大概率也不会有事的。”
絕色懶妃
梦梦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知道。我只是隐隐觉得事情不太对。她这不是正常的状态。
就像你说的一样,她是个普通人,前世今生都没有太过特殊的地方。
可是换个角度来看,再普通,她跑到这边来就已经不是普通人了,更别提还和我们相遇。我现在担心她这变化不知道是她自己的缘故,还是因为我们的缘故。
如果是因为她自己的缘故,多半和她上辈子有关,最不济也是和她来这里的途中魂力的变异有关。如果是因为我们的缘故,那就是和我们所有家伙有关。你的出现导致了小世界的成型。小火的出现导致了剑童的异动。鸿蒙和我则是桥梁,使得大家能够相遇。”
它很担心将来这种稀奇古怪的变化会更加频繁发生,更加让人难以招架。
“以静制动就好。毕竟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小姐如果有什么想法,她应该会想方设法传达给我们,让我们去做。但现在并没有这样的命令,显然她也认为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更妥当的办法。”
小绿毕竟活的时间要比它长的多,虽然有些担心,但还不至于像梦梦一样抓狂。
幸运的是,小世界并没有像之前她顿悟时那样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此刻不论是时光树,还是别的生物,都稳稳当当地存活着,并没有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惊慌感。
“我知道我应该相信我们的直觉,只是凤殊到底是人类,和我们不太一样。就算我们和她牵扯太深,也说不好她个人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命运。”
梦梦看着底下依旧在忘我打滚着的人,蓦地朝她大吼,“喂,凤殊,你要是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掉,就真的太窝囊了。老子到了地狱也要揍你的啊,千万得保住最后一口气。”
凤殊很想要回答她其实听见了它们的对话,只是现在浑身火烧火燎的,哪怕知道小火并不会烧死自己,可那种在熊熊燃烧的火焰堆里打滚的感觉还真的是很要命,她根本就没有回答的力气。
她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此刻的状态看起来很糟糕。她已经不知道被小火烧了多长时间了,只知道目前这种程度还是小火控制了的结果,假如不控制,天晓得她会不会真的被烧死。
要是被自己的同伴悄无声息地烧成了一把灰,她真的下了地狱也死不瞑目啊。
大概意识到了她的自嘲,识海里的小火终于传来了一股意念,“烧……烧……不死……”
“小火你在干什么?”
她耗了很大心神才将这个问题甩出去给它。然而小火似乎还在极其幼|生的状态,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清楚事情,以至于最后只给了她一团极其模糊又混乱的意识,简直比婴语还要难以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