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甩包相伴

Home / 歷史小說 / 優秀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甩包相伴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哨骑在四周巡视一圈后,确定了蒙古人已经离开,车队重新恢复队形,再次朝着喀尔喀五部行进。
过了一天,虎字旗的车队离喀尔喀五部越发的近了。
外请局的暗谍,终于把金人和科尔沁部联手,想要对付虎字旗车队的消息送了过来。
这些暗谍分成了几支,不仅把消息送到车队这边,还有暗谍直接带着消息去了大板生地和大同。
与此同时,几百金人白甲死在虎字旗车队护卫手中的消息也扩散了出去。
莽古斯带着这么多金人尸体返回科尔沁,一路上途径了好几个小部落,关于金人的消息想要隐瞒都隐瞒不住。
不过,莽古斯也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
金人的死,对于他们科尔沁部自然算不得什么好事,金人很可能会因此怪罪,但对其他蒙古部落来说,反倒是一件乐于见到的好事。
尤其是白城那边,知道这个消息的呼图克图汗,当场连干几碗酒。
莽古斯带着金人尸体回到了科尔沁草原。
金人是科尔沁部的盟友,这么多金人死在草原上,尤其莽古斯带去的科尔沁部甲骑完好无损的回来,难免要给金人一个交代。
黄台吉一脸铁青的坐在奥巴台吉的蒙古包中。
一个牛录的白甲就这么死了,哪怕他正白旗不止这一个牛录的白甲,可仍然让他心疼的厉害。
“四贝勒,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尼真额真立功心切,带人先一步去攻打虎字旗的车队,这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奥巴台吉说道。
死了这么多金人,这样的责任,他们科尔沁部不愿意承担,而且他们科尔沁部本来就委屈。
想对付虎字旗的人是金人,不是他们科尔沁部,现在金人出了事,他们科尔沁部自然不愿意承担这份罪责。
黄台吉冷着脸说道:“就算尼真他们轻敌了,出了事情,可莽古斯带去的人呢,为什么不对虎字旗的车队发起进攻。”
死了一个牛录的白甲,哪怕他贵为四贝勒,回去后同样不好交代,甚至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连旗主的身份都失去。
“刚刚已经解释过了,莽古斯他们赶到的时候,尼真额真他们已经出事了。”奥巴台吉对黄台吉说道。
黄台吉扭头看向莽古斯,说道:“莽古斯,我问你,你到的时候,虎字旗的人是否还在?”
“在。”莽古斯点点头。
坐在上首的奥巴台吉听到这话,恨不得上去给莽古斯一巴掌。
黄台吉又对奥巴台吉说道:“台吉你也听到了,莽古斯赶过去的时候,虎字旗的人还在,既然人还在,为什么莽古斯不对虎字旗的车队动手。”
“我赶到的时候尼真额真他们已经死了,而且虎字旗那边看不出有什么损失,我担心虎字旗的人藏了什么后手,这才带着人回来。”莽古斯解释道。
黄台吉冷笑一声,看着奥巴台吉说道:“台吉,莽古斯的话你信吗?我大金的白甲所杀明人无算,怎会连一支明人商队的护卫都打不过,最可笑的是,我大金勇士死伤殆尽,明人的车队却完好无损,这种言语,台吉你相信吗?”
奥巴台吉沉默下来。
金人白甲的厉害他自然清楚,所以莽古斯所说虎字旗车队不见有损失,这话他也不相信,甚至他心中暗骂莽古斯愚蠢,就算编借口,也要编一个像样的借口。
依他心中所想的事实真相,应该是莽古斯见金人全都死在了虎字旗的人手中,害怕之下,便带着人逃了回来。
“奥巴台吉,莫非你们科尔沁部已经与虎字旗暗中联手,暗害了我大金勇士。”黄台吉直面奥巴台吉质问道。
作为大金的四贝勒,明军什么样他再清楚不过,所以他根本不相信莽古斯的话,更不相信虎字旗的人能够毫无损伤的解决掉他们金人一个牛录的白甲。
莽古斯猛的站起身,脸色难看的直视黄台吉说道:“你是在怀疑我说谎?我以长生天起誓,绝无一丝隐瞒。”
为了表明自己所说都是事实,他不惜向长生天发誓。
这个时候,奥巴台吉反倒有些相信莽古斯的话了。
毕竟敢拿长生天发誓,莽古斯很有可能没在这件事上说谎。
“你们科尔沁部的人毫发无伤,我们大金勇士却无一幸存,而且尸体也是被你们带回来的,若说你们没有和虎字旗勾结,你自己相信吗?”黄台吉才不管莽古斯说的是真是假,他必须把一个牛录白甲被杀的责任按在科尔沁部的头上。
只有这样,他回去后,才能够减轻自己身上的罪责。
莽古斯见自己都和长生天起誓了,黄台吉还是一口咬定是他勾结了虎字旗的人,让他气的脸色发白。
“四贝勒,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如派人去调查一番,相信总能有蛛丝马迹留下。”奥巴台吉自然不愿意背负一个牛录白甲被杀的责任,便提出去调查莽古斯所言真伪。
黄台吉犹豫了一下。
最后他还是点头同意道:“就按照台吉所说,派人去调查,不过,调查的人不能只有科尔沁部的人,我们大金一样要派人去调查。”
“可以。”奥巴台吉点点头。
本来他也没打算只有科尔沁部一家去调查,让金人一起去调查事情真相,也是应有之意。
黄台吉站起身,对奥巴台吉说道:“既然如此,我需要回大金,安排专人来调查,台吉这边若是着急,可以先派人调查一番。”
“这……”奥巴台吉迟疑了一下,旋即说道,“既然四贝勒要回去,为了以示公允,科尔沁部可以等。”
“好。”黄台吉点点头。
黄台吉很快从奥巴台吉的蒙古包里离去。
待黄台吉一走,莽古斯忍不住对奥巴台吉说道:“我并没有说谎,金人虽然勇武,可我确实没有在虎字旗车队那边看到有什么折损。”
“我相信你说的。”奥巴台吉安抚道。
莽古斯敢用长生天起誓,他就已经相信莽古斯说的是真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