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六百零五章 鮮卑鐵蹄震江北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六百零五章 鮮卑鐵蹄震江北讀書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此言一出,举朝皆惊,刘毅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怎么南燕南下这么大的事,我一点也没有听到?”
刘裕正色道:“因为这回南燕出兵,与以往不同,不是那种大军南下打持久战,而是骑兵突进,快打快撤,一下子绕过了北青州,突进到了彭城一带的宿豫,济南二郡,直扑州郡治所,然后掳掠几千百姓而去。二位太守甚至来不及关闭城门,可以说,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刘毅冷笑道:“原来如此,北青州刺史诸葛长民是干什么吃的!几千胡骑越过他的防线南下,居然作不出任何准备和预警?”
刘裕叹了口气:“这次最奇怪的事情就在这里,本来为防南燕的这种突袭,历任北青州刺史都在边境一带设了三十多座烽火台,可是不知为何,这次的烽火台都没有起到作用!”
優秀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六百零五章 鮮卑鐵蹄震江北相伴
刘穆之沉声道:“诸葛刺史两个时辰前刚送来的军报,南燕军已经驱民退回了南燕国内,而初步检查这些烽火台,却发现大部分的守台军士,都已经被杀害,少数幸存的士兵说,在三天前的夜里,就有一些不明身份的贼人趁夜突袭这些烽火台,杀散军士,为南燕骑兵南下打了先哨。”
何无忌皱起了眉头:“我记得这些烽火台很多是建在山顶,或者有些干脆就是隐藏在边境的村庄之中,并不是非常显眼,甚至所在之处都是军事机密,怎么会给南燕这样轻易地破解?”
刘毅冷冷地说道:“这点恐怕要去问镇军将军是怎么回事了。”
妙趣橫生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txt-第二千六百零五章 鮮卑鐵蹄震江北閲讀
刘裕的眉头一皱:“与慕容兰无关,她前一阵因为得罪了慕容超,给下了狱,这次的突袭,根据前方的情报显示,没有南燕的情报组织参与。”
刘毅勾了勾嘴角:“我没说是慕容兰,我的意思是,之前北青州刺史刘该因为叛国被诛,他的一些手下后来投靠了南燕,还有就是司马国璠,司马顺之等贼人,也比较熟悉北青州一带的情况,这些贼人现在叛国而逃,流窜于两淮之间,恐怕也有足够的动机做这些事。”
何无忌点了点头:“以前武岗男(刘敬宣现在的爵位,武岗男爵,上次伐失败给剥夺了所有的官职和军职,只剩爵位了)在两淮之间的山寨中有很多兄弟,也是监视南燕的第一道防线,那些烽火台很多都是在这些山寨中,后来武岗男尽撤这些山寨义军,加入官军,边境上就缺乏了足够的眼线,太可惜了。”
刘裕看了一眼远远站在后面人群中,神色激愤的刘敬宣,点了点头:“上次尽撤淮北义军,也是当时跟慕容备德的协议,这回南燕主动进攻,杀我将士,掠我百姓,已经主动地毁弃协议,再追究责任没有意义了,今天召各位前来,就是想进行大朝议,如何应对此次的事情。还请陛下,皇后和大王明鉴。”
王神爱点了点头:“各位爱卿所奏,陛下已经知晓,此事确实紧迫,刘镇军,请问现在淮北的情况如何,燕军是否已经全部退回南燕境内?”
刘裕正色道:“不错,燕军已经全部撤回,北青州刺史诸葛长民,镇守彭城的宁槊将军羊穆之,以前分镇江北六郡的王仲德,檀道济,朱龄石三部,都已经集结部队,严阵以待,防止燕军南下的同时,也在安抚百姓,只是,这次似乎有不少奸细,在大肆散布各种谣言,甚至有说燕军已经攻克彭城,兵锋直指广陵的,还确实曾有打扮成燕军的小股贼人,出现在彭城到广陵的官道之上,而我各地守将派兵追剿时,却又是消失不见。”
刘毅冷笑道:“只怕又是有贼人作乱,燕军绝不可能深入到广陵,不是小股斥候,就是有我们的内贼在趁机假扮燕军,扰乱民心军心。联系到上面的烽火台之事,只怕,我们江北六郡之中,潜伏了不少内鬼啊。”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討論-第二千六百零五章 鮮卑鐵蹄震江北熱推
刘穆之点了点头:“刘豫州所言极是,移民江北的计划刚开始时,就有人在江北散布流言,动摇民心,后来也是花了很大的精力才稳定住,这回南燕突袭,各种流言又重新出现,可见上次的贼人仍然在伺机而动。”
司马德文沉声道:“刘镇军,你能查到这些流言是哪些贼人所放的吗?”
刘裕摇了摇头:“很多是打扮成逃亡百姓的外乡人,路过这些江北的村庄,就夸大其辞地散布流言,然后这些村庄就往往举村逃亡,各地守宰不能禁。现在想要再回来追查,怕是难了。”
王神爱叹了口气:“只怕是敌军的间谍细作所为。不过,此举也反映出,江北的民心不稳,尤其是新移民对朝廷是否有能力保护他们,缺乏信心,以至于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弃家南逃。看来,我们还是得恢复在淮北一带的烽火台和山寨,调武岗男的旧部回去驻守,如此方可保境安民。”
何无忌的眉头一皱,沉声道:“皇后殿下可能有所不知,以前淮北山寨中的义军们,现在多数已经编入了我的部下,镇守湘州和江州之地,他们的守卫任务也很重,就是现在,江州之地还经常有桓氏余党作乱,攻击州县之时亦时有发生,撤不得兵马啊。”
王神爱的秀眉一蹙:“那何刺史有何良策呢?”
何无忌咬了咬牙:“依臣愚见,不如把在江北后方防守的三支军队,前出顶到北青州一线,驻屯各军寨,这样御敌于国门之外,可保六郡无忧,至于后方的防守,可以在吴地再征调一批新军接替。或者说,在江北六郡的新移民中募兵,维持地方的防守,我们现在在江州就是这么做的。”
刘毅摇了摇头:“何江州的这套,对付普通的贼子可以,但对南燕,恐怕不行,因为南燕贼多是鲜卑骑兵,来去如风,这回一天时间就可以从北青州打到在江北中部的宿豫,济南二郡,在我们集结部队之前就能带着掳掠的民众退回,这样分兵于各寨,起不到集结主力,邀击敌军的作用,甚至有给贼人各个击破的危险,万不可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