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a3d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線上看-第825章 風波起分享-qgriy

Home / 歷史小說 / 04a3d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線上看-第825章 風波起分享-qgriy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大明宫中,德妃焦躁不安的在晨夕殿中走来走去。
作为后宫中的四贵妃之一,德妃对于宫外的消息有着自己的来源。
“兰萱,这个消息一定是假的吧?”
德妃说着连自己都不信的话。
李世民安排刑部尚书前往齐州调查齐王府长史弹劾李祐的事情,德妃是早就听说了。
这年头,哪个亲王没有被弹劾过?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德妃并不是很担心。
光之影 红莲业火化九尾
但是,当天收到弟弟阴弘智传过来的密信之后,心中就开始慌了。
自己的儿子居然密谋安排人刺杀王府长史,这还了得?
虽然最终没有得手,但是性质太恶劣了。
在宫里头打拼了十几年的德妃,很清楚这些事情的性质。
“娘娘,这种事情,只要没有铁证,就算是大家都知道是真的又能怎么样呢?齐王殿下不承认,再把那两个死士灭口了,哪怕是刑部尚书也不能随意动一个亲王的。”
刘兰萱作为德妃的亲信,自然很清楚自家王爷的德性。
不过,人嘛,屁股决定脑袋。
这个道理,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成立的。
“可是往常陛下要查哪个王爷,一般就是安排个刑部侍郎过去就顶天了,很多时候刑部压根不出面,只是安排御史台的御史过去打听消息。这一次的动静,有点不一样啊。”
关心则乱,德妃就这么一个儿子,德妃自然是不希望他出事。
自己弟弟和儿子有什么想法,德妃自然很清楚。
说实在,作为一个女人,她已经认命了,本身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虽然阴家跟李家有着深仇大恨,但是她一方面是李世民的妻子,另外一方面是阴家的女儿,可谓是左右为难。
“娘娘,这段时间太子殿下和魏王殿下明争暗斗,正是热烈的时候,我觉得只要齐王殿下按兵不动,肯定能够平安无事的渡过这一关。”
“希望如此吧!”
……
齐王府长史权万纪,今天终于请到了刑部尚书刘德威过来赴宴。
这些天来,权万纪先是激动和开心,后面是有点疑惑,再到现在已经有点明白朝廷的意思了。
除非有铁证,否则刘德威顶多是把自己和齐王带回长安城,让李世民自己来询问。
但是,这种事情,哪有那么多铁证?
死士,死士,人只要一死,可就什么都难查了。
“刘尚书,我……我终于见到您了,您要是再晚来一段时间,说不定就见不到我了。”
天宫那些事儿
权万纪一见到刘德威就开始诉苦。
事实上,他在齐州过的确实也不如意。
没办法,齐州是齐王李祐的地盘,掌握实权的齐州长史阴弘智更是李祐的亲舅舅。
他权万纪如果想要不被李世民责罚,那就只能不断的上奏折弹劾李祐,表示自己在干活。
岩忍者日志 夏侯龙城
异路男友 尹宸欢
因为李祐的恶名,都已经压都要压不住了。
“权长史言过了!这齐州我也是来过的,比当初可是繁华了不少。可见齐王殿下,并非像你所说的那么不堪!”
刘德威自然一屁股坐在权万纪那边,他又不傻。
李世民并没有释放出明确的信号,要怎么处罚李祐。
打断骨头连着筋呢,他一个外人,怎么敢轻易的挑起天家父子的仇恨?
作为一个依靠玄武门之变登上皇位的帝王,李世民对这方面的事情是非常敏感的。
“您有所不知,齐王殿下素来性情乖戾缺少德行,被谄媚的言论所蛊惑,信任燕弘亮这样的小人。这齐州城里固然是比十几年前繁华,但是并不是因为齐王殿下治理有方,恰恰相反,因为齐王殿下基本上不管理齐州的政事,齐州的商人有许多前往登州经商,所以才把城里带的繁华了起来。”
都这个时候了,权万纪自然不会说李祐的好话。
虽然王爷和长史,可以说是关系非常密切的两个角色。
但是这些东西放在李祐和权万纪身上,完全是不适用。
“吏部考核官员,往往都是只看最后的结果,至于风评这东西,虽然很重要,但是如果结果好了,风评就没有那么重要了。从本官这几天调查的情况来看,齐王殿下虽然有一些行为不端的举动,但是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权长史,你有没有检讨过,是不是因为你自己的处理方法不对,所以才惹怒了齐王殿下呢?”
相比得罪李祐,刘德威更愿意那没有太多根基的权万纪开刀。
至于事情的真相,有的时候并没有那么重要。
只要把问题解决了,李世民开心了就行。
“刘尚书,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齐王殿下都已经到了安排死士刺杀我了,难道这也是我的错?难道是我逼着齐王殿下安排人来杀我的吗?总不成我走在墙下被动东西砸了,还要怪我站错了位置吧?”
权万纪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见到刘德威这么说话,脸色立马就变了。
“权长史,事情的是非曲直,陛下自有圣断!今天本官是来通知你,你明天可以启程回长安了,到时候你自己去跟陛下解释吧。”
长安城才是大唐的政治中心,刘德威已经耽误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了,他可不想继续在齐州这里查来查去的,也查不出什么结果。
再说了,只要不是谋逆大罪,对于一个亲王来说,又算得上什么呢?
要知道,齐王李祐的母亲阴氏如今贵为德妃,舅舅阴弘智在长安城也结交了不少官员,算是小有势力的人。
重生异能:特工隐形王妃 云端的木棉
李世民的那些儿子,除了一直站在舞台中心的李承乾和李泰,其他的也就李恪的名气比李祐大一些,可想而知,李祐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亲王。
“明天就可以回京了吗?”
权万纪听了刘德威的话,不仅没有不高兴,反而露出了笑容。
对他来说,齐州已经是一个危险的地方,继续待下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自杀”或者“被意外”了。
反而是回到长安城,才有前途。
从级别上来说,王府长史的级别可是从四品,跟宗正少卿、鸿胪少卿、大理寺少卿一个级别,至少相当于现代的正厅级干部。
如果能够跳出王府,在六部里头谋一个职位,那就圆满了。
“没错!明天就可以启程,如果你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晚一两天也可以。不过本官在京中还有许多事务需要处理,等会去通知齐王殿下之后,就直接回京了。”
刘德威并不担心权万纪敢不去京城,再说了,权万纪也不是罪犯,不需要他押着进京。
至于齐王李祐,就更不可能由刘德威押着进京了。
他的任务就是调查,然后给出方案和建议,如今他的事情已经基本完成了。
自然也就没有必须继续在齐州逗留。
毕竟,作为刑部尚书,虽然地位比不上礼部尚书和户部尚书,也不如礼部尚书,但是怎么说也是一部之长,每天的公务还是非常繁忙的。
“齐王也要进京?”
刘德威不跟自己一起走,权万纪并没有什么意见。
作为齐王府长史,他也是有自己的仆从,不至于苦哈哈的往长安城赶路。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齐王殿下和权长史的纷争,还是由陛下乾纲独断为妙。”
刘德威说完之后,便不再理会权万纪,也没有留下来继续吃饭,而是直接离开了酒楼,直接上了一辆马车,往齐王府而去。
……
齐王府中。
李祐坐立不安的在书房里走来走去。
“舅舅,父皇安排刑部尚书来到齐州,到底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我们的动作被他发现了?要不然只是权万纪的弹劾,不至于让一部尚书亲自出马啊。”
李祐毕竟也才二十来岁的年纪,城府谈不上多深。
再加上他出生的时候,大唐已经立国,基本上没有吃过什么苦。
所以碰到事情的时候,立马就没有了主意。
在现实生活中,也有许多人看上去说话头头是道,很有条理,但是碰到事的时候立马就六神无主了。
“祐儿,你不要着急,陛下要是真的知道了什么,来的就不是刑部尚书,而是兵部尚书带领的大军了。得亏我早就说过了,陛下多子,你要早做打算,哪怕是有什么意外,我们也不至于束手待擒。”
阴弘智一点也不着急,相反的,他有点兴奋。
隐约之中,他觉得自己离人生目标更近了一步。
当务之急,就是要在骆驼的肩膀上再加一跟稻草。
“话是这么说,但是那刘德威一直在齐州城里打听消息,我担心他听到了什么风声,到时候传到了父皇那里,局面可就完全不同了。”
李祐还没有做好造反的准备,自然不想局势快速恶化下去。
不过,很多事情,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王爷,刑部刘尚书求见!”
九域封天
很快的,书房外面传来了下人的通传声。
“啊?刘德威来了?”李祐脸色一变,“舅舅,他不会是找到了什么东西吧?”
李祐现在最怕见到刘德威了。
人家来齐州,就是冲着找茬的目的而来。
虽然刚开始的几天,自己也安排了人送上厚礼,邀请刘德威来齐王府赴宴,甚至送上了绝美的新罗婢女,但是统统没有起到效果。
如今刘德威主动上门,李祐的第一反应就是找麻烦的人来了。
“祐儿,镇定!你堂堂一个大唐亲王,他刘德威还动不了你,不管他跟你说什么,你先拖着就行,他总不能逼你做事吧?”
阴弘智也不是很清楚刘德威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拜访李祐。
但是官场上面,“拖”字诀,基本上是无敌的,就像是万金油一样,非常有效。
“那……那我们就去看看?”
“当然!总不能躲着吧?那岂不是让人感觉我们心虚?”
阴弘智说完,直接就先出了书房。
很快的,他们就在大堂见到了刘德威。
人生七十古来稀,已经六十多岁的刘德威,满头华发,身上自有一股威武。
特别是这几天,大唐比较重视明法科,刑部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作为刑部尚书,刘德威也算是长安城里掌握一定话语权的人物。
想一想,刑部尚书可是相当于后世的政法高官兼公安部部长、司法部部长、副最高检检察长、副最高法院院长等一些列职位呢。
“齐王殿下,关于权长史弹劾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我也就不在那里卖关子。是非曲直,自有公断,到时候还请楚王殿下跟权长史亲自去跟陛下解释!”
刘德威一点也不看好李祐,但是也不想得罪一个亲王。
所以刚见面就公事公办的把情况进行了说明。
基因入侵
反正说完这话,他的任务就差不多完结了。
“进京?”
如果说权万纪听到进京的消息是满脸喜悦的话,那么李祐就是刚好相反。
跟其他的王爷不一样,李祐一点也不想待在长安城。
作为身上流着一部分阴家血脉的他,并不受其他王爷喜爱。
不说李宽这样跟他有着血海深仇的王爷,其他的亲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跟阴家也都是仇人。
偏偏阴家被李渊满门抄斩之后,就剩下德妃和阴弘智两姐弟,大家就算是想法发泄,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对手。
丰月江湖 睡仙82
这么一来,李祐自然就成了大家攻击的对象了。
当然,如果他躲在齐州,大家平时想不起还有这么一号人物,或者说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还有这么一个人物,那就算了。
重生暖妻来袭 胡小气
你要是主动在长安城晃悠,那就是纯属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没错,请齐王殿下尽快安排,择日进京,亲自向陛下说明奏折里头的内容到底是真是假!”
“刘尚书,不知权长史那边,有何安排?”
眼看着李祐已经六神无主,齐州长史阴弘智从后面站了出来。
说起来,阴弘智虽然是齐州长史,其实算是齐州的实际掌权人,因为齐州刺史之位已经空着好多年了。
作为一州刺史,虽然地位不如刑部尚书,但是差别也不是那么大。
所以阴弘智对上刘德威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畏惧。
“权长史也会尽快进京!”
刘德威说完这话之后,随便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齐王府。
这是是非之地,能够离得远一点,自然是越远越好。
……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领取!
“权兄,此去长安城,一切就拜托你了!”
齐州城外,韦文振在长亭之中给权万纪送别。
作为殿军校尉,按理来说韦文振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需要跟在李祐身边的,但是因为不受信任,他在齐王府里头其实是一个闲人。
“韦兄,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在陛下面前揭露齐王殿下的险恶嘴脸,让陛下明白不是我等不用心辅助,实在是齐王殿下他朽木不可雕啊。”
权万纪的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只要陛下能够将我从齐州调遣会长安城,我就心满意足了。至于齐王殿下,就让他留在齐州折腾吧。有那阴弘智和一帮小人帮忙,齐州如今的官员都没有几个敢反抗的,总有一天会闹出祸事出来。”
韦文振作为世家子弟,对齐州的局面看的比较透彻。
只要有一个光明正大的机会离开齐王府,韦文振并不担心自己的未来。
作为长安城有数的勋贵,韦家给韦文振谋一个合适的职位,那是易如反掌。
“哼!那阴弘智在齐王府里头总是神神秘秘的,我怀疑他在做一些心怀不轨之事。这一次回到长安城,哪怕是不能扳倒齐王殿下,也要让那阴弘智脱一层皮。”
权万纪在齐王府里的权利,基本上都被阴弘智给架空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可能好?
“你要想对付阴弘智的话,我倒是有个建议!”
“哦?什么建议?”
“楚王殿下!你去了长安城之后,找个机会拜会一下楚王殿下,只要他愿意出手,那阴弘智绝对是要倒霉的!你在齐州这么多年,虽然没有拿住齐王殿下和阴弘智的要命把柄,但是你别告诉我,你什么东西都没有把握到吧?”
“自然不至于!韦兄的意思是我把掌握的东西交给楚王殿下,然后让楚王殿下来对付阴弘智?”
权万纪倒也不是真傻,很快就想清楚了韦文振的意思。
“没错!这天下,要论仇恨,还有谁与阴家的仇恨比得上楚王殿下?再说了,以楚王殿下如今的权势,长安城里等闲勋贵都不敢招惹他,他连长孙司空都不怕,还会怕阴弘智?哪怕阴弘智的姐姐贵为德妃,也没有用!”
“多谢韦兄指点,回到长安城见完陛下之后,我立马就去拜访楚王殿下!”
权万纪听了这话,心中大定。
这一次长安城之行,注定是一场胜利之行啊。
很快的,两人在长亭里连干了几杯美酒,然后才依依不舍的分手。
……
齐州毕竟是李祐的齐州。
权万纪的车马刚刚离开齐州城门不到一个时辰,李祐就得到了消息。
“你说那个权万纪已经出发回长安了?刘尚书昨天才通知我们去长安城,他今天就急急忙忙的动身了,莫非他的手中真的掌握了什么要命的证据?”
李祐有点心慌的看着燕弘亮。
作为阴弘智的妻弟,燕弘亮是李祐最信任的人之一。
齐王府的所有死士,都是燕弘亮负责招募的,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也都是他负责出面办理的。
“王爷,属下亲自去确认过了,权万纪的府上确实已经人去楼空,连一个仆人都没有留下,全部回长安了。那刘尚书昨天才通知,他今年就能脱身,说明权万纪为了今天已经做了许多准备了,很可能真的有什么对王爷你不利的证据。”
燕弘亮也不是什么有大才的人。
他能够得到李祐的信任,纯属是因为他是阴弘智推荐的人。
都市之霸图 梦殇千年
而阴弘智之所以会推荐他,是因为他是阴弘智的妻弟。
“那……那怎么办?我还想着找个借口称病不去长安城呢!”李祐着急的不行,生怕权万纪回到长安城之后,对自己百般诋毁。
事实上,李祐觉得自己在齐州真的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至于偶尔招募游侠一起打猎游玩,在他看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权万纪每次都山岗上线,那就是在跟他李祐过不去。
“王爷,为今之计,就只能让权万纪到不了长安城了!”
就在这时,阴弘智从门外走了进来。
很显然,他也已经得到了消息。
“回不到长安城?”
李祐心中吓了一跳。
他又不傻,这话是什么意思,自然懂得。
但是,讲真,他没有想好啊。
“没错!祐儿,不能再犹豫了!这一次你一旦去了长安城,等待你的除了幽禁,不会有更好的结局。甚至会有无数的人对你落井下石,相反的,只要你振臂一呼,齐州各县必然会响应,到时候我们占据山东之地,自立为王,跟朝廷分庭抗礼,岂不是快哉?”
阴弘智千方百计的在诱惑李祐踏出关键性的一步。
对他来说,只要李祐走上这一步,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他的复仇计划就算是成功了。
看!
你李家灭了我们阴家满门,结果自己也陷入了父子相残的局面,这就是报应啊。
这二十多年,阴弘智每时每刻都想着报仇雪恨的事情。
他想过行刺,想过投奔外国反抗大唐,也想过自己造反,最终选择了潜伏在李祐身边。
只有让李祐造反,才是最好的复仇啊。
他很想看一看,当李世民听到了李祐起兵造反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
“舅舅!可是朝廷兵强马壮,粮食充足,我们齐州要对抗朝廷大军,能行吗?”
“齐王殿下,请把‘能’和‘吗’去掉!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属下这就带人去把权万纪拦下来,然后王爷您下令征发城中十五岁以上的男子为兵,属下一定为您打下一片山出来!”
燕弘亮这话,让李祐多了几分信心。
“弘亮,那你还等什么?再晚一点,指不定那权万纪都已经要离开齐州地界了,到时候再出手就晚了!”
阴弘智也不管李祐是否同意,直接让燕弘亮带人去追赶权万纪。
而已经没有了主意的李祐,跟往常一样,一切都听从阴弘智这个舅舅的建议。
这是自己亲舅舅啊,阿娘唯一的弟弟,唯一的亲人,自己如果连他都不相信,那还有什么人值得信任呢?